關於身體經驗療法(SE)

身體經驗療法是一項目前盛行於世界各地的創傷療癒技巧,它是一種「身體覺知」(body-awareness)的途徑。這個技巧是彼得‧列汶博士集四十年的觀察、研究及實踐而發展出來的新方法。 列汶博士發現,人類天生就有能力可以克服創傷所造成的影響,而在這個基礎上所誕生的身體經驗療法感動了無數的人們。
身體經驗療法可以重建自我調適能力,讓曾經受創的人們再度感受到生命力、自在與完整的感受。列汶博士曾經療癒許多形形色色的受創者,包括:前線退伍軍人、強暴受害者、 二戰時期納粹大屠殺倖存者、車禍受害者、手術後創傷患者、慢性疼痛患者,乃至於難產的嬰兒。 目前全球大約有五千名合格的身體經驗療法治療師(SEP)在各種健康或醫療專業領域執業, 協助創傷受害人。


構成創傷的要素包括:過度反應、解離反應、壓迫感和無助感,這些反應的基礎係源自於獵食者與獵物的生存行為。 這些創傷症狀是生物在面臨生命威脅時當場凍結而未完成的高度活化的反應。藉由融化這些凍結反應,讓它們繼續進行,直到完成,創傷就能獲致療癒。-彼得‧列汶


身體經驗創傷療法(SE)為創傷帶來了嶄新的希望。這個由彼得‧列汶博士首創的創傷療癒技巧是一種短期的自然主義途徑,奠基於對野生動物的觀察。在野生動物的世界中, 身為被獵食者的動物時時面臨威脅,卻幾乎不會受到心理創傷,因為野生動物會利用其本能機制來調節與卸載伴隨求生行為而激發起來的高張能量。 人類受到威脅時,大腦中最原始的部分會因而活化;與此同時,掌管語言、觀察力與做計畫的大腦皮質則暫時關機,停止其功能。 塑造動物內建的創傷免疫能力可以使人們從各種極端體驗(如:恐懼、暴怒、無助、情感或物質的損失等)的後遺症中恢復平衡。
雖然人類天生的調節機制與動物所差無幾,這些與生俱來的系統卻往往備受忽視或禁止。由於我們不願臣服於天性,卸載求生能量的過程便因此受阻而無法完成, 未釋放的能量也依然滯留在我們的身體及神經系統中,而造成各種長期的後遺症。當大腦功能當中最高級的細微覺察力與原始的動物本能結合時, 我們就能夠發揮自己本有的能力,得以在極端的事件過後復原。以這種方式蛻變創傷將使我們變成更完整的人。 


身體經驗療法(SE)與其他療法的區別
◎SE有助於發展生物整體的自我調節能力。
◎SE係以覺察身體的感官感受來協助人們重整(renegotiate)或療癒創傷,而不去回想或重演舊事。
◎SE是對身體的「感知意識」(felt sense)的引導,讓人們安全地經驗被高度激發的生存能量,並使其逐步消退。
◎SE是「滴定分析」經驗,而不是引發宣洩──宣洩可能擊潰生物體的調節機制。
◎SE排除了「重複受創」的隱藏陷阱以及「偽記憶」的產生。

身體經驗療法(SE)培訓課程

這是一項專業培訓課程,學員來自各種不同的背景,包括:心理師、社工師、身體工作者、按摩師、整椎師、醫護人員、神職人員等。 本課程招收對象為實際在創傷領域工作的人員,包括目前尚在實習階段的學生。所有培訓學員必須了解這項培訓課程是為培育創傷領域的助人工作者所設, 而非針對個人議題及需求的自我成長課程。然而,由於身體經驗療法的深度,培訓學員確實可能在課程當中觸及個人的創傷經驗。正因如此,在培訓期間, 個人的個案與培訓課程本身同樣重要。

------------------------------------------------------
欲參加本課程者需填寫申請表並安排面談
------------------------------------------------------
>初階 (Beginning I-III) 

1.了解創傷的生理學基礎
2.學習關於含納(containment)、建立資源(resourcing)及賦權(empowerment)。
3.學習追蹤技巧、滴定,並透過感官知覺來建立連貫性。
4.建立防禦性的定向反應(orienting responses)、完成及釋放(discharge)。
5.探討互相牽連的動力與內部經驗的元素(SIBAM),並整合兩極的經驗,以重建具有創造性的自我調節能力。
6.學習辨認與平定創傷反應,並使其正常化。  
7.取得避免重複受創及偽記憶的技巧。  
8.學習解開恐懼與靜止反應的連結;重建並維護健康的界限。 
9.研究創傷可蛻變的特質。 
10.整合創傷療癒工作與持續進行的治療。  
11.在短期內為急性及慢性症狀取得解決之道。
>中階 (Intermediate I-III)

1.高張力的創傷,如:手術、觸電、迷幻藥、溺水、窒息、勒頸、胎兒窘迫、創傷性的出生過程、子宮內的壓力、子宮內的侵入性醫療。
  2.無法躲避的攻擊,如:野獸攻擊、強暴、戰爭、炸彈、肢體虐待、行兇搶劫、亂倫、性騷擾。
3.身體受損,如:手術、麻醉、燒傷、中毒、住院、刺傷、槍傷。
4.保護身體失敗,如:跌倒、衝擊巨大的意外、頭部受傷。
5.情緒創傷,如:嚴重的忽視及遺棄,嚴重的損失,持續虐待。 
6.自然災害,如:地震、火災、龍捲風、洪水、源自於自然界或社群所致的社會錯置。
7.恐怖的經驗,如:目擊意外(特別是流血事件),目睹他人受虐、被強暴、被殺害或折磨,或是自己殺害或傷害他人。
8.拷打折磨及儀式性的虐待,如:戰爭中的虐待、在戰爭中持續性的強暴、集中營、有條理的虐待(有時施虐者為吸毒者)。
>進階 (Adranced I-III)  

1.創傷與眾多臨床併發症的關係。  
2.進一步將SE之理論及實務與治療師的專業領域加以整合。  
3.處理各類型創傷時的SE身體工作。
4.創傷的生理心理學研究之應用。
5.治療的藝術。  
6.特殊課題,包括與兒童及嬰兒工作。 

師資

第四屆課程的初階及中階將由台籍訓練師Magna(瑪格那)主講,中文授課,授課時間約佔總課時的80%。
資深訓練師 Maggie Kline 瑪姬‧克萊現場全程督導。
現場有中/英文口譯

身體經驗創傷療法(Somatic Experiencing,簡稱SE)為依美國法律註冊之商品名稱, 唯有完成必須之培訓課程並領取證書者可提供身體經驗創傷療法工作。受訓期間的學員僅具「訓練學員」之資格,並應在提供任何SE工作之前告知案主。

SEP® 檢定條件


欲取得SEP資格需符合以下檢定條件:  

需完成六個培訓課程單元及特定時數之個案及督導個案:學員必須參加六個培訓課程單元。學員之出席必須由資深助教簽名確認。若因緊急事故導致缺席,則學員應遵守以下規則:若在三十六天當中僅缺席一天,學員必須觀看該錯失單元之課程影片,並額外多做一次督導個案。當缺席時數多於一天以上(不含一天)時,學員必須在其他梯次的培訓課程當中補課,補課內容必須包含原本錯失的單元。學員必須與適當的培訓課程主辦者商議自己的補課事宜。

第一年培訓:參加2次為期6天的課程,合計12天(72小時)。至少7次個案以及4次督導個案。   
第二年培訓:參加2次為期6天的課程,合計12天(72小時)。至少7次個案以及8次督導個案。   
第三年培訓:參加2次為期6天的課程,合計12天(72小時)。至少6次個案以及8次督導個案。   

◎培訓課程開始時所分發之必修表單需經合格之訓練師及助教簽名,以認證學員確有出席培訓課程、進行個案及督導個案。身體經驗創傷機構(Somatic Experiencing Trauma Institute,簡稱SETI)在收到必修表單後將發給結業證書。由首席助教保留必修表單複本。   

◎訓練師可能要求學員進行多於上述之個案或督導個案。此額外作業適合於下述情況:一、學員未充分了解課程內容或練習成果未達標準。二、學員與受創者工作的技巧需要進一步加強。在符合上述條件之情況下,學員可能必須在獲准繼續參加課程之前先完成附加作業。   

◎以上要求之個案及督導個案之時數可分配在訓練課程開始後之3-5年之間完成。第三年課程結訓後,學苑將為已完成必須之個案及督導個案時數之學員向美國總部申請SEP資格。在此時限之後才完成個案及督導個案時數要求者,需由個人向美國總部提出申請。   

◎個人個案:20小時   

◎案例研討(即督導個案):20小時(個人及團體)。案例研討需由各階段所需的合格人員提供。18小時中至少有6小時必須由身體經驗創傷療法機構(Somatic Experiencing Trauma Institute)的培訓課程講師提供。18小時中至少有4小時為個人督導。

◎督導個案時數之認證  
1小時個人督導個案等於 1小時督導個案  
1小時2-4人督導個案等於 3/4小時督導個案  
1小時5-9人督導個案等於 1/2小時督導個案  
3小時9人以上督導個案等於 1小時督導個案  
Dancer

學員體驗


課程費用及時間

訓練課程費用
[初階1+2]
定價 49,000
2019/09/10前優待價 47,000
一次繳清整年(初階1+2+3) 優待價88,000

[初階2+3] 
定價 49,000
2020/03/03前優待價 47,000

第二年 (中階) 課程費用同第一年 (初階)
第三年 (進階) 課程費用將比第二年略高

SE訓練課程退費辦法

每單元繳費後,可於開課48小時前申請退費,酌收手續費 2,000元。

個案費用 (60分鐘)  

資深助教 USD 120-160+翻譯費 NT500+場地費NT500 (訓練課程期間在中信會館不加收場地費)
  助  教 講師費 USD100+翻譯費 NT500+場地費NT500 (訓練課程期間在中信會館不加收場地費)  

督導個案費用 

1.資深助教:USD 120-160+翻譯費 NT500+場地費NT500 (訓練課程期間在中信會館不加收場地費)  
2.助教:講師費 USD100+翻譯費 NT500+場地費NT500 (訓練課程期間在中信會館不加收場地費)  
3.講師及資深助教團體督導費用:視參加人數及場地分攤費用,大約與個案費相當 (每1認證小時100美金左右)。

上課日期

初階1+2 2019/10/10-10/15
初階2+3 2020/04/03-04/08 (04/02 Maggie Kline 督導)
中階1+2 2020/11/03-11/08 (11/02 Maggie Kline 督導)
中階2+3 2021/04/03-04/08 (04/02 Maggie Kline 督導)
進階1  未定
進階2  未定

上課地點

中信商務會館
http://www.hotel123.com.tw/index.html
北市新店區中興路三段219之2號 (大坪林捷運站出站步行3-8分鐘)

注意事項

在課程期間請減少其他晚間活動。助教將在早上課程開始之前、午餐時間,或下課後的時段提供個人SE個案(需另外付費)。

個案報名表將在開課日當天公告並開放報名。許多培訓學員都發現在這段期間接受個案有助於他們處理在培訓課程中出現的個人課題。同時,這些個案將可計入身體經驗療法治療師(SEP)資格檢定所要求的個案時數。

保密條款

為維護個人隱私,所有學員對其他學員之發言及行為應盡完全保密之義務。  

懷孕

為保護未出生的胎兒不要受到不必要的干擾,建議在懷孕期間中止課程,另外安排其他時間補課。

從第一年的生理學系統開始,我那時才發現,原來我與我的大腦和神經系統這麼不熟!那些看起來似乎只有唸醫學院才會看到的內容,我悔恨起國中時代沒有好好唸生物。到了第三年時,一切都變得很自然了;因為,如果連我自己都不了解自己的身體現在正在發生什麼,那還有誰能了解?看著大腦與神經系統甚至骨骼肌肉的解剖圖,像是透過我的眼睛在照著一面內在的鏡子。外在的鏡子看到是我的皮肉,現在我帶著一種想要更了解自己身體的好奇照著這個內在的鏡子,包括所有過去未完成而儲存在身體內部的能量。

回想在訓練課程期間,最享受的就是每次接受完個人個案後的舒暢感。那是一種由內在一點一點慢慢升起的穩定安在,感覺自己歪出去的地方好像又回來一些了。個案進行的步調都不疾不徐,沒有催促,跟隨著身體的節奏,療癒自然發生。上課時可以感受到有很多很多的「人力資源」——助教群在旁邊,任何 時候有需要隨時都可以找到一位你覺得信任的助教尋求協助。他們在場內的臨在也支持著整個訓練的過程前進,每天的三人小組練習加上助教與資深助教在旁陪伴,讓每天的學習主題都有機會整合到我個人的身體經驗裡。

我想分享在最後一年經驗到的一個重要的個人個案,那位外籍治療師的時間表每次一拿出來幾乎是秒殺填滿,我終於在第三年排到。在個案一開始,我提出的主要議題是:「我怕被看到,因為好像會有危險。可是我想做的工作又必須具有某種程度上的知名度。我覺得很衝突。」治療師定定地看著我——我們坐的距離其實沒有很靠近,可是我仍然感受到她真誠的能量朝向我,然後叫著我的名字:「Vanita,我很高興在這裡、在團體中看到妳,我是真心的。」只是聽到這句話,那個「害怕被看到」的恐懼在剎那間融成淚水浮上來。她又指指 我手上自己畫的Henna圖騰:「妳畫的這東西,很難讓人家不注意到妳。」我笑了。

接下來的兩小時就在抽絲剥繭中,處理我童年時從父母那邊接收到的一些很細微隱晦、充滿衝突的暗示。就是因為它們藏在很深的地方,甚至到細胞內,讓我的整個系統一直處在「不夠安全」的信念下。三年的訓練課程下來,也是在這次個案中,我才發現原來對自己身體的覺察能力又進入到更細微的部份了。而這份細微的自我觀察能力,也在接下來的個案工作支持著我,去觀察案主身上的變化,找到協助的方向。

-Vanita

【香港SEP/台灣SE訓練助教的經驗分享】
我很高興有機會學習SE。 我也很欣賞自己現在已經擴大了我對不同情緒的覺知和含納能力。
作為多年前的初學者,我無法接觸到任何感受。 現在,我有時能夠即時意識到我正在經歷的情緒起伏、更認識自己、也能作出更好的回應、決定和選擇。
過去的一年對我來說很艱難。 有很多起伏。
從過去一年的經驗教訓中,我知道我沒有健康的界線,只懂為他人設想,卻遺失了自己!我正在學習更多地與我的憤怒和力量聯繫。
感謝所有老師、朋友、同事、學生、 “敵人”/導師和每個有緣相遇的人,每個都有助於我個人的成長和不斷發展。
一切都很好。

-Fanny(香港/台灣訓練課程助教)
參加SE訓練是我生命中最棒的決定之一。這個學習經驗不只讓我多了一項治療工具來協助我的個案,也使我更加覺知我的身體。在我的自我照顧中,這是很重要的一個元素。
在SE的經驗之後,我覺得我更有信心,能夠在個案的自我探索旅途上陪伴他們,並提供安全的涵納。我最大的收獲是在治療過程中慢下來,支持人們整合並體現。如今,慢下來這個概念對我來說已經容易多了,我希望我所服務的人們也能獲得同樣的體驗。
感謝台灣的SE工作群開設這個課程,並使我的學習過程既順利又愉快。

-翠娥(新加坡)
很感謝和SE的這場相遇,讓我的生命從此可以不同。
2009年,我在上海開了一家設計公司,同年,開始做心理諮詢的公益個案。我的夥伴跟我說,看著我每天都忙得像救火員一樣,活在一個到處趕著滅火的模式裡。我當時聽了還挺得意,覺得自己挺有能力,能應對大大小小這麼多事情,也搞定了。但事實上身體是不能這個用法的,時間長了會覺得自己比較難以徹底的放鬆休息。忙成了一個習慣,並不開心。
在SE的第1次課程裡,我無意識的舉手做了示範個案的案主,那是一個影響我一生的決定。我在那一次才知道,04年發生的,我已經忘記甚至不覺得是個事兒的小火災,影響了我十幾年。我的定位功能受到很大影響,身體為了保護自己變得很麻木,造成了親密關係的聯結中斷。再加上奶奶的突然去世的創傷。工作狂成了我的盔甲,保護著我脆弱的心。
但我的身邊一直有愛著我的親人和朋友。竺亞姐姐讓我相信SE可以幫到我。SE的課程裡,來自世界各地的助教們,帶給我很多的安全感和幸福感。主辦方瑪格那在工作中呈現的界線和力量,也是值得學習的。在Maggie的示範裡,我恢復了身體的定位功能。在學習SE的歷程裡,我的身心都越來越柔軟。療癒了自己大大小小的不少創傷。
現在的我,是一名成長中的心理諮詢師。越學習,我越能清晰聽到自己內心的聲音,就是想去幫助更多受苦的人,在身體的麻木和流動中搭一座資源的橋。 祝SE的課程越辦越好!
-朱蓉(中國)
多年前,我正經歷心理方面的低潮,剛生了孩子卻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孩子,有產後憂鬱,同時要面對癌末的爸爸!此時,我第一次看到創傷訓練的網頁介紹,列出了三年會教到人生可能會遇到的身心理方面的創傷的處理方式,我毫不猶豫地馬上報名了。
訓練期間,上午理論性教學與老師示範個案、說明,下午同學們實際演練,更有課堂外的個人和督導個案。在教學團隊的溫暖和支持性的環境下,感覺對於團體安全感的涵納,一些被壓抑很久或自己未曾發現的身心議題開始浮現,等著被看見、輕柔的舔舐、耐心的覆蓋與穿越。
每次個案可由身體感官感覺、情緒、想法意念、心理圖像、行為等不同的點切入,在不同面向中藉由SE技巧在神經系統上工作,為其帶來穩定柔和與支持性的整合。不同於過往的創傷事件的衝擊,SE工作為身體帶來矯正性的經驗,也被儲存在身體的正向記憶中。
印象最深刻的是個課堂中的練習個案。原先預定要做簡單的關於地震的平衡感練習,竟被帶出一次26歲在巴黎自助旅行時在地鐵站中失足跌落的事件,以及在事件後孤立無援的孤單,而那是我自小便很熟悉的感覺。在助教協助下,身體完成了跌落後安全落地的動作。與此同時,助教如同母親般眼神的接觸和臨在,以及修復性的經驗也是我從小到大很陌生的。自此,我開始了解為什麼一直以來我面對孩子這麼無助和無法面對!因為自己從未體驗過的正向經驗也無法給出去!這讓我在教養孩子和個案練習時,變得更柔軟、包容與有同理心。
如同上面自身的案例,每次SE的個案開始,案主與治療師都不知道會被帶到何處。一次不同的個案,可能包含了多次不同時期身心議題的過度連結,等著案主與治療師懷抱著自由、開放性的態度去面對。這樣的方式也讓我自己漸漸不再糾結於每次一定要解決什麼既定的困境,而是結合之前自己靜心正念的經驗,開始學習跟著生命之流走。
有人問我學完了三年,當初想要被療癒的有了結果嗎?對我而言,人生中不可能沒有創傷。在三年SE課程之後,每當焦慮升起時,我不會再完全陷入慌張失措,而是有個前進的目標與方向,知道自己現在也許身處低潮中的哪裏。在這些情境下,除了我的爬蟲類腦和情緒腦在自動反射外,也多了理智腦的涉入。我知道如何讓自己在慌亂中接觸自己的資源,藉由SE的技巧提醒自己喚醒副交感神經、腹側迷走神經而穩定下來。當孩子遇到困境或受到驚嚇時,我也能先穩住自己,藉由SE的身體碰觸工作,以及資源、滴定、擺盪等技巧,維持與孩子的連結,做最初步的陪伴。
凡經驗過的身體會知道….
-Alima
四年前的一次偶然機會讓我接觸了身體經驗創傷療法(簡稱SE),從此就與SE緊密相連。
2015年10月我有幸遇見香港的身體經驗創傷療癒師(SEP)鐘梁輝先生,他幫我處理了幾起發生在童年的重大創傷個案。
曾經生活中遇到一點小事就會焦慮不安,一點挫折就會暴怒,易與身邊的人發生衝突,這以後開始慢慢能容易控制情緒,麻木僵硬的身體多了一些覺知,原來冰冷的四肢開始變得溫暖。以前每個冬天需要用熱水袋暖腳,慢慢可以通過關注身體,通過注意一呼一吸運動讓自己放鬆下來,然後身體慢慢開始變暖,醒來手腳也是溫暖的。以前即使到了炎熱的夏天,也只有面部和胸前腋下有汗,後來慢慢發現背部,四肢而乃至整個身體都會出汗,這讓我感覺很驚喜很舒服也很享受。
我慢慢發現用SE方法陪伴自己所帶來的很多好處,同時發現用這些方法陪伴個案,可以起到其他方法起不到的作用。猛然發現這種療法正是我一直尋找且願意化時間和精力去學習和經驗的療愈方法。
在鐘先生的引領下,2017年9月我終於踏上赴台參加第三屆SE課程的SEP訓練。從小到大我到一個陌生的環境都會緊張,但是這次一路上我感覺很踏實,很輕鬆,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好的經驗。進入SE課堂,主辦方精心佈置的環境耳目一新,美麗的蝴蝶蘭,各種綠色植物和美麗的畫框及動物玩具安放在四周,牆上有每一位助教老師的詳細介紹,好聞的熏香,印像更深的是工作人員親切的笑臉和好聽的聲音,以及給我們提供全面的後勤保障。課間的零食小吃美味,最重要的是有一支來 自不同國家的二十多位資深的SEP組成的助教團隊,幫助維護課堂環境穩定和安全,陪伴學員進行SE技術訓練,學員可以隨時向助教老師請求幫助,或個案或督導。這一切都讓我感覺很溫暖很安全,這是我以往參加眾多課程 (工作坊)不曾有過的經驗。
主辦方瑪格娜女士,第一次和她語音通話,我當我一聽到她的聲音就喜歡上她了,溫柔親切有磁性標準的國語,讓我感覺很溫暖,感覺象被春風般滋潤。第一次見到她就像是見到多年前失散了的姐姐一樣,感覺特別親切和溫暖,在課程期間能感受到她對我們幾個來自大陸的學員予以格外的關心和照顧,這一切都讓我很感動。她團隊所有工作人員都讓我感覺很友善。
我永遠記得上課第一天來自美國的主講老師MAGGIE親切的笑容,溫柔幽默的語言,雖然我聽不懂外語,但她的微笑和聲音我感覺很舒服,讓我進入新課程學習被調動起來緊張的交感神經系統慢慢放鬆下來。老師讓每一個學員作簡短的自我介紹,你來自那裡,從事什麼工作,為什麼來這裡?且發出對每一個學員的歡迎。同聲翻譯準確無誤地把老師所講的內容傳送給我們,這讓我一下子感覺與她有了連接,並感覺上這課很有趣而不吃力。
課堂中老師會鼓勵學員積極分享自己的經驗和提問,更重要的是教導學員利用自己的資源照顧好自己,所以我能很快和所有學員一樣投入到SE學習和練習中。課程中老師會把SE理論講解,但這部分內容不多,更多的是練習讓我們去經驗,老師會在上面先進行個案示範,學員們都會積極爭取,雖我到現在還沒爭取到,但三人一組練習也讓我有了很多的經驗。每次老師的個案示範,學員個案剛開始提出的是很小的一個議題,但個案深入發現都是大個案,老師的穩定,仁慈,涵納總是讓我感動,她的每一句話,一個小動作都給個案帶來很大的支持,讓個案曾經在創傷中被卡住的未完成的動作得以完成,安全地釋放了阻塞的能量,重新找回了生命的力量。每當個案結束學員們會由衷贊歎SE神奇的療愈效果。
二年課程期間,我在不同的助教老師中完成了自已需要處理的個案和督導,在他們的陪伴下一次次療癒了曾經發生在以往生命中的重大創傷,如車禍,幼年被同學欺淩,高處墜落,毒蛇驚嚇,等等,並且在助教老師的督導下自己對SE技術的應用越來越有經驗。
隨著課程的深入和不斷的訓練,感覺自己的穩定性和涵納窗不斷增大,自我療癒能力也越來越強。我是一名心理諮詢師,故也把這此技術應用到心理諮詢中,發現陪伴個案時自己情緒比以前更穩定了,雙方建立信任的關係容易了。幫助個案如何在生活中找到自己的資源,教導他們如何陪伴自己,對有創傷的個案用SE技術可幫助對方釋放卡住在神經系統的能量,重新找回其內在的力量,感覺生命的完整和美好。當個案通過我的陪伴慢慢從創傷中走出來並慢慢變好時,我感覺很開心,這對我來說是很好的經驗。當然最重要我發現越來越接納自己,能陪伴照顧好自己。
我是一位醫院護士和管理者,所以會接觸到很多意外傷病人,如車禍,麻醉手術、高處墜落等病人我也會用SE技術來陪伴他們和家屬穩定情緒,並積累了一定的經驗。對於醫院的醫生護士出現的壓力反應我也會用SE技術陪伴他們,讓他們的情緒得到安全合理釋放,這對維護醫護人員的身心健康有很大的幫助,這一切都讓我覺得學習SE特別有意義有價值。因有以前的醫學背景,而SE技術的理論基礎是人的三個腦和神經系統如何共同發揮作用,神經電生理生化反應,人的各個器官各個部位是如何工作的,創傷應激時人體是如何讓自己活下來的,而後來的一系列創傷症狀又是如何形成和發展的,SE技術又是如何可以幫助人們從創傷中復原?所以對我來說學習SE是我學習醫學知識的延伸,感覺以前的一切學習一切經歷都是為了學習SE作準備的。
現在我有了SE這法門武器,無論去那裡都不再恐慌,即使到一個陌生的地方也能很快讓自己穩定下來,並與當地的環境建立連接。以前到一個陌生地方會很緊張,晚上一個人睡覺要開著燈才能閉上眼睛,現在一個人可以關燈睡覺並安睡到天亮,且享受在黑暗中與自己的獨處,這在沒有學習SE之前是不可能做到的。
這一切都是因為走上SE後發生的。感謝SE創始人彼得列文,感謝鐘先生和他的太太,感謝臺灣主辦方馬格娜和她的團隊,感謝MEGGIE老師的教授,感謝Amar,Julia,Anki,Izzy,Sevita,Suveera,Gopal等所有帶我練習,給我幫助支持,個案療癒,個案督導的助教老師,還有和我一起赴台參加SE課程的大陸學員,你們對我的陪伴都已經在我身體的記憶裡,成為我的資源。
SE是一條引導受創者走過黑暗和荊棘,通向愛和光明之路!這條路我認定了,無怨無悔!
-竺亞(中國)
有幸繼承了劉氏家族王者榮耀的優良基因的同時,也繼承了年代久遠的祖先傳遞下來的創傷能量,並依託自身的稟賦和身邊各路英豪給予的資源支援,遂發展出一部厚厚的創傷史……披著社會精英的鎧甲,掩藏著支離破碎的靈魂,如同行屍走肉般負傷前行的我,如果不是蒙福遇見SE,我的人生會如何演繹實難揣測。
當一位朋友(有NLP和家庭系統排列背景)推薦SE到我面前時,我完全不知道這門課程是要教些什麼。我實話實說:身邊沒有這筆閒錢去學習。朋友仗義說學費她幫我墊付,我什麼時候方便了再給她,她說她覺得這門課程很適合我。
因為這份簡單的相信,我一腳邁進了SE這扇神奇的大門!一見鍾情,一發不可收拾。在逐步療癒了自己若干創傷(跌落、燙傷、溺斃、童年被嚴重忽視、童年被親屬性侵、多次麻醉手術、親歷多次車禍、突然喪親、被深愛的人遺棄、背叛……)以後,自動擔當起SE的宣講員——我不知道還有什麼樣的課程可以這樣安全溫柔地直抵生命的核心,可以將創傷煉化成蜜,可以令生命蛻變成至柔至美的模樣…… 在臺灣受訓期間,能夠接觸到來自世界各地的SEP,他們每個人的身上都有我欣羡的特質和品質,沐浴著他們的光,與他們的能量交互……鐘粱輝先生是促使我自然成長為一位SEP的領路人;黃翎展先生讓我第一次看到了我最深的憤怒竟然來自我一直深愛著的母親;莎薇塔女士說:“中國需要你這樣的治療師……”
文字無法闡述我對於SE的領悟及感謝之萬分之一,個人認為,SE是一門值得每一個願意為自己的生命負起責任來的人的必修課。
-劉玉玲(中國)
我喜歡SE的工作,看到同學因為學習SE變的穩定。我也好奇SE改變了我些什麼,但奇怪的是,明明我知道有改變,卻好像沒有辦法透過語言或文字真正的表達,只能說我的神經系統放鬆了,有比較多的接納和允許。因此我一直很希望每個人都能接受相關的資訊或訓練,而助人工作者、老師或家長更應該來親身經驗,把這樣的知識和體悟用來幫助更多人!
第一次接觸SE是在Dwari (註:一位資深治療師) 的創傷工作坊裡做了一個小小的練習--向夥伴描述自己的身體感官感受。光是這樣簡單清楚的描述,我的眼淚就流下來了。我想,是我的身體感覺到我終於開始關注它而感動吧!
我的第一個100美元的個案真的很簡單,沒有做些什麼,就只是剛好治療師的房間有放玫瑰花,而我被吸引,並透過感官感受的描述,把這美好資源落實到身 體。經過這樣的經驗拓展往後對於美好事物的接收,讓它們成為我的資源、滋養與支持!
另外,在SE中我學習到關於對界限的尊重。我覺得這在華人社會中從來沒有教,不論社會或家庭,大家都是群體,不分你我,全部混雜在一起。情緒勒索或情緒寄生的問題就因此容易茲生。
在界線的練習中,我也經驗到所謂的創傷是當事情來得太快太急,身體無法反應而凍結而後殘留的影響。所以給自己足夠的時間,慢下來是很重要的。每個人從小到大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來得太急太快,以致我們身體無法承受的狀況。即便我們的頭腦會覺得一點問題也沒有,但身體其實一直默默的在接收。日積月累,大腦形成”危險廻路”,動不動就擴大反應。透過S E的知識學習和實作練習,可以讓我們的神經系統放鬆,不再隨時警戒,恢復原有的彈性。
一個人的改變將影響到一個家庭,然後影響社會,甚至後代子孫。期許SE讓世界更美好。
-Moti
從2012年第一屆SE訓練在台灣,我開始接受好幾位當時正在受訓的同學的SE練習個案。當時的我留意到自己非常的離開身體,就連睡覺時也是。在一次Sonia的示範個案中,我經驗到什麼是解離,然後被撈回來的過程。當時解離是我非常在意 的課題。而在三年訓練課程中,我一次一點點的透過個案練習、接受個案、理論講解來整合三腦......直到有一次治療師和我說:「我覺得之前的妳好像一片一片的破碎,今天我感覺到妳是完整的。」當下聽了眼淚就掉下來。那前後花了我五年的時間。相較於接觸SE之前,我現在睡覺已安穩許多。
我喜歡SE訓練,它解釋了我的離開身體,也讓我經驗到回來待在身體是安全的。每個單元的主題都和我們日常生活會碰到的事件息息相關,透過助教團和學員們建立的安全場域,讓我可以深入的探索並且經驗身體的奧秘,而奠基於整合自身的經驗,使我得以同理協助他人。
-Sateena
進入Somatic Experience Trauma Healing 身體經驗創傷療法前,接觸多年的靜心,以及許多支持靜心的工具,從家庭動力、呼吸、心理治療的不同取向,知道自己有許多慣性、心理模式。但SE給了我一個完全不同的視野~神經系統。讓我先前的生物背景提升進入神經心理學的領域。
創傷心理學家Peter Levin 結合了神經學家Steven Pogers的多重迷走神經理論,發展出一套根基於神經系統、身體經驗的創傷療法,協助人們啟動這份所有動物都有的本能療愈力,溫何地釋放因驚嚇而累積的激動能量。台灣的專業SE助人工作訓練課程由生命之道引進,我越是深入其中,越能了解同為奧修門徒的Magna,是如此認真地想把這個強而有力能支持靜心、回到當下的方法帶給更多的人。
在這裏,我想分享我自己在SE當中的學習經驗。
想要聯結身體、本能,我們需要認出爬蟲腦的語言~感官感受。
當我第一次搞懂感官感受(sensation)是什麼時,有一種極大的感動。從小我的身上就有各種電流竄動等感覺,學了氣功後說是氣感,但這些訊息到底要跟我說什麼,我其實不知道。SE教我追蹤它們,並與哺乳腦的情緒、認知腦的想法思緒甚至意義慢慢地整合,這是一種有意識地在大腦不同層面工作的方式,讓我開始明白這些一組一組的感官感受是如何地協助我回應眼前的情況,而我其實有個非常敏感的身體,只是先前都沒有人知道如何跟她溝通、聽懂她的話!
這個開心的發現,同時也點出了另一個的狀態:我的情緒刻度非常地粗大,幾乎像是『有』或『沒有』這樣只有兩極。我會生氣、也會哭,但過去在聽朋友講感受時,我常覺得啊不就這樣,哪來這麼多感覺。感受自己的情緒這件事,我已經比學生時期容易許多,來到SE裡我才發現,我有非常豐富的感官感受,但要來到情緒的感受與描述,我的速度異常緩慢。某些我還不明白的原因,讓情緒腦還處在發展的非常早期,那時我常笑自己是情緒的智障,但SE從神經的可塑性告訴我,一切都來得及。
多重迷走神經等理論,給了我一個架構,明白那個狀態的我是一個長期解離、處於凍結狀態的孩子。個案協助我從凍結、軟垂的、最常發生的就是右手,我自己覺得最有力氣、最能幹的右手,要承認自己凍結、卡住了,先前的我幾乎是無法面對的,SE形成一個巨大的支持網,允許我在其中有各種反應,釋放掉不知卡在那兒有多久的激動能量,從冷重無力開始充血甚至溫暖起來。我開始從身體、許多過往的經驗去明白凍結。
從小我就是個夏天去泳池玩太久會嘴脣發黑,儘管太陽高照,冬天我的手腳冰冷難以入睡,我會請求溫暖的弟弟,讓我可以把手夾在他的身下。開始工作後我學會去泡溫泉,每每泡得暖烘烘地出來,搭車吹點風回到家手腳又是冰冷的了。中醫說是氣血虛,補了幾十年了,第一波明顯的改善是練氣功,第二波便是SE。
凍結,是一個保留生命能量的防禦方式,血液集中在軀幹核心、甚至是最關鍵的心腦,四肢當然是冰冷的。幾次SE個案裡,我經驗到從腹部深處、骨頭深處往外冒的冷,心裡的影像也從躺在雪裡、封在冰棺裡,到能夠移動、身體溫暖出汗。生活裡我開始有許多冒出來的能量,想要到處探索,真的體驗到『生命力』的感覺。
四肢、末梢的寒涼,根本就是我過往身體的常態,而我的心神是解離的,現在我知道它們是同一件事的不同表現了。我很記得小時候那些出神到其他世界的狀態,年幼的我一點也不想回來,有空我就出去。開始學習靜心時,也想要練習待在當下,但我現在能同理當時的情況,不是我不想待在當下,是我的身體狀態要待在當下、待在身體裡,是有困難、是痛苦的。我的歷程非常符合練功、靜心要先安頓身體這個順序,而SE讓我明白當年紛飛的思緒、沒有太多情緒、高度倚賴理性與邏輯,是當年保護自己的方式。
我想澄清一下『創傷』這個看來有點沈重的字。我的童年並沒有太大的波折、或是身體受傷,跟其他戲劇化的故事相比,童年裡,最嚴重章節是爸媽在晚上大聲吵架摔東西,最嚴重的受傷是在公園被絆倒,右手肘硬撐了一下,很痛(日後有變形)不敢跟大人說。我從沒有以『創傷』的角度看待自己,跳入SE讓我有機會體驗到不同的身心狀態,回頭才看懂數十年來,我其實一直處在輕到中度的凍結的狀態。幾乎可以說,這種凍結、未完成的能量,人人都有,只是不知道而已。
第二個要澄清的是『凍結、解離』的狀態,或是處在這個狀態中的人。那個情緒刻度不多、高度理性的我,在先前的工作裡仍是有效率、積極、充滿想法,甚至是野心。只是學生回饋說老師講課聲音平板很催眠,我不知道要怎麼改善,好像要我跨張一點、顯露自己更多的時候,有許多隱形的牆在那兒。多講一點心裡話,我便在發抖,更是急著要藏起自己的不安。偶爾被學生激怒了,在台前強忍、在台下暴哭,不服輸地想要證明。我想說的是這樣一個只有交感(積極振作地打或逃)、背側迷走(凍結、解離)兩大檔可以切換的人,仍可以是社會上有用的人。但SE帶給我我一個靈活、更有彈性的神經系統,我可以承認自己的錯誤,而沒有被羞愧感壓垮。 我可以清楚感受到自己的界限,情緒的界限讓我知道不可再退讓,但我可以處理完自己的情緒再去溝通。學習身體、體力、神經狀態的界限,讓我從先前很累但仍想撐完的耗竭狀態,可以允許自己跟隨身體的需要,休息充電後更有靈感地繼續。
每次我們在談論某個氣功老師、靜心老師看起來超凍齡,SE理論與實務兼備地幫我找到了適合我的(前往凍齡的)道路,這些學習幫助我喚回動物的本能、身體原有的靈活與柔軟,社群動物的溫暖包容,更有人類的高層意識。
近日在環境教育領域裡琢磨,更是有『腹側迷走神經救世界』的感概!想要更多人能以寬廣的視野看待問題,考量的層面可以包涵得更廣,願意溝通等待、以合作、同理的方式與人協調,不是只顧自己、只想趕快完成任務。不是從創傷、制約等舊模式回應,而是來自當下、流動的、創新地解決問題。我天真的想法:就是喚醒腹側迷走神經!這個幫助社群動物在群體的力量下活得更好的能力,早已內建在我們的身體,需要的是喚醒更多人,有意識地從腹側迷走神經的狀態裡來回應。
-Atimukti
在上完SE訓練課程並在課程期間接收受了多次個案後,我覺得整個人變得比以前放鬆許多,內在也有了更寬廣的涵納空間。所以在面對日常生活中的發生時,即使被觸動了,也比較有空間來看到整個事情的面向,不會很快的進入想反擊或是掉入受害者自憐自怨的空間。也比較能面對挑戰,嘗試以前覺得自己「沒辦法」的事,有勇氣去探索,為自己找到想要的生活方式。而且在穿越了過去的一些創傷後,能更真實的活著,不會因為過去卡在神經系統的創傷而戴著有色眼鏡來看待當下的世界當下的發生。我有一種「真正的真實的活在這個世界」的感覺,感覺到世界不並像我以前所感覺到的有那麼多的恐懼、衝突、挫敗、受苦,要生存下來必須要很筋疲力竭的「奮鬥」。也比較能感受到存在如何在眷顧著我,身邊的朋友如何支持著我,明白如何領聽自己內真實的感受,順著生命之流走。
在課程中也讓我更明白自己神經系統的運作,並像丹尼爾席格(美國知名醫學教授)所說--在內在描繪出一張「我地圖」,然後以「我地圖」為基礎,經由和別人互動所得到回應而畫出「你地圖」。而在面對重要的關係人物時,能根據「我地圖」和「你地圖」一起畫出「我們地圖」。也就是能以比較寛廣清晰的角度來看待自己和別人的狀況;在面對彼此間之的一些發生時,把自己和對方同時涵納進來。比如之前朋友說了一句話讓我感覺到被批評,我本來想反擊,當我發現自己進入交感神經的攻擊狀態時,我讓自己停下來仔細感覺我們的關係和我對她的了解(關於「我們地圖」和她的「妳地圖」),我開始看到;她不會無緣無故批評我,或許是我被觸動而誤解她了,還是我之前說了什麼先讓她有不好的感覺,所以我們做了些澄清,釐清了彼此之間的誤解。
在課程中所提到的「多重迷走神經理論」讓我明白了原來人類的自律神經系統可以分為三種狀態: 交感神經的「攻擊或逃跑」;腹側迷走神經的「放鬆,社交互動」以及背側迷走神經的「放棄,自我封閉」。也明白人類的神經系統的設計適合群居,當我們處於腹側迷走神經的狀 態,跟其他人在安全的氛圍下進行社交互動,是有助於彼此神經系統互相協調,讓彼此都能更健康,更愉快。而在腹側迷走神經的作用時在內在累積的資源(強壯且運作良好的神經系統,以及快樂的記憶)也有助於我們在之後面對威脅或困難時能安然渡過,遭受創傷時也更有能力復原。
可是現今的社會裡,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類互相傷害的狀況呢?我覺得很有可能是未化解的創傷以及代代相傳的創傷卡在彼此的系統裡。所以只要有一些觸動,就可能引發彼此創傷的反應機制,而進入彼此攻擊的狀況。所以我總覺得如果有更多的人能接受SE的工作或加入SE的工作,去面對並化解隱藏神經系統裡的創傷,讓自己活得更真實更自由也更能和別人有腹側迷走神經的連結,那麼我們的社會應該會越來越和諧。
-Bela
我是在2016年開始接觸身體經驗創傷療法(簡稱SE),先進行個人創傷議題的治療後,才決心投入SE專業課程的培訓。學習SE課程後我感受內心的熱情和呼喚正在騷動著,也祈求這輩子能有更多的時間和資源讓我可以有更深入的探索創傷療癒的世界。因此發自內心期待透過個人經驗的傳遞,希望能鼓勵更多的人認識SE的好,同時我也想謝謝自己願意勇敢的面對新的可能與所需付出的努力。
分享在2019年3月結束SE第2年的課程後的感受,我感覺有點像回到地面一樣要開始踏實的面對生活。這樣說並不代表過去在課程中過得像在天堂一般的快樂,這個課程也有讓我辛苦和抱怨的一部份,但感覺豐盛是真實的!因為在這裡允許任何的發生,課程提供支持資源協助,也信任每一個人有能力在這裡能面對自己的課題。我想2年來確實讓我更專注在個人的成長與思考專業上的發展是否能更開拓。那些不同以往在台灣的學習經驗與收穫,感動到現在想來我還是很難單純用文字來表達。這樣的專業能力,是我想獲得的,所以我有更高的動機去學習與療癒面對個人議題。
回顧在經驗SE的學習後,我的收穫層面很廣不論在個人療癒和專業成長上都大有斬獲,例如透過SE治療後身體激動能量干擾逐漸消退,當交感神經與副交感神經達到平衡時,感受到內心的平靜與情緒調節的能力增加,而且在治療後總能有一個長時間和深度的睡眠協助修復我的大腦!其次,在懂得身體的感受其實是身體非常誠實的表達出內在的需求後,我能落實學習觀照自己。而開始接觸童年早期情感創傷議題後,也有個很重要的體驗是越來越能感受到他人的接納與包容,人際互動的恐懼減輕不少!最後,我也實際運用SE的療癒技術在我的心理助人工作中,透過轉化自身被療癒的經驗後,我更能同理與連結個案的狀態,提供更好的支持與服務。 曾有朋友好奇問我是如何感覺療效的產生?
文字上我會說透過SE,我感受到治療師的協助和支持,內在得到安全感,我得以勇敢去體會神經系統修復的過程,同時SE也是提升自癒能力的療癒技術。是需要 實際體驗才有自己獨特感受與驗證療效的療法。在療程中我不斷的去覺察身體的感官感受,連結創傷事件與修復創傷經驗,完成身體想完成的動作。治療師陪伴我體驗疼痛,哭泣,身體發抖,無法言語,解離等等的創傷歷程,也帶領我展現攻擊和保護自己的行動。
回顧療癒初期每次的療程結束我只會感到疲累,有時連爬上公寓5樓住家都是困難,回家倒頭就睡。但漸漸的我感覺到自己的力量,不再害怕擁擠的人潮和聲響。我能感受到人際互動的好處,而不過度防衛。我不需要保持較大的身體距離才能有安全感。我能有勇氣喝斥想侵犯身體界線的色狼。再遇到創傷事件,我有較好的自我調節能力讓幫助我穩定下來。我開始有能力真正的面對自己,感受生命裡的種種,也有勇氣來勇敢做自己,這些都是我真實的體驗和收穫~
SE創始人Peter.Levine博士說過:創傷是通往覺醒的道路!當從創傷中蛻變及解放時,就能找回與展現自體的英雄能量(heroic energies),穿過創傷惡水,最終重新與生命之流連結!
活到人生的中場,透過SE我學習敬重身體為我所做的一切與保護我而演變出的症狀。過於敏感的神經系統,其實為我排除掉許多危險。覺察出現在身體的反應,讓我更理解與接納自己。感受身體訊息,也感受真實存在與活著的感覺! 我所體會到的創傷療癒不是被拯救與排除生命中的苦痛,而是在每一次的修復裡去經驗到自己的力量與感受好品質的支持。透過身體覺知來好好撫觸過去的傷痛,理解那些無法言語表達的感受,同時接納這也是生命的一部份,療癒就此展開!
所以接觸SE後,很熱血的投入SE的學習,我期待也真誠去展現創傷療癒的美好,帶著希望繼續完成學習目標,而且堅信這會是值得的堅持!
-顏佑真
果你很希望拓展自己工作的範圍(全三腦並重的工作方法),第四屆要開始招生了。 自從學了SE,我從很僵硬的工作方法拓展彈性,更認識自己的需求,更清楚知道自己的界線,也更加認識自己的強項與弱項,轉換成幫助個案的元素。所以,我跟隨身體的智慧,整個人瘦下來後,還去學了防身術....這些在四年前的我,是連想都不會去想到、但非常需要的轉變。
對於困難個案,我有了更多涵容的能力,一層有彈性的保護膜開始出現在我的工作裡,我知道何時要求,何時接納。
至於回到我最初學習SE的初衷,幫助受創的人.....這方面,我只能說,這真的可以幫助很需要的人!還是一樣,我不知道還有什麼其他方法可以比SE更溫和有效的去幫助受創者。
我感恩這一切的天時地利人和,與上天給我的機會。
-周昕韻
結束了三年的 Somatic Experiencing 訓練,朝著自己深深一鞠躬,謝謝自己的新皮質層一直都陪伴我,一直都是我最棒的支柱。這三年練習聽取情緒腦及爬蟲類腦的聲音,陪伴它們成為自己、接納與涵納自己。原來它們一點都不可怕,它們不是阻礙,有了它們,我才擁有全部的我。
朝著三腦整合前進的這三年,我學了很多處理創傷的技巧,而這些技巧,更重要的是落實在生活中,協助自己度過大大小小的壓力,甚至有時得面對自己過往經驗帶來的創傷反應。
我實在不知道哪種課程還可以帶來這麼深的療癒,在我這個邁進中年的軀殼上,學習整合三腦迎接後面的人生,是上天賜給我的慈愛及機會--好好照顧自己。
All is well, all is love. 不是口號而已,而是成為自己的過程。
無法感謝更多,以此文作為紀念。
-周昕韻
左耳莫名的刺痛感消失了、小腿肌肉不再總是緊縮、可以吸進更多的空氣、允許自己去玩、對關係的內疚不再緊抓著我,還有很多很多SE在我身上帶來的改變。
接受SE訓練之前,我常常困擾於創傷帶來的疼痛與內心的糾結,SE訓練之後,人生變得不一樣了。
對我來說,SE訓練是一段與身體重新連結的旅程。創傷的經驗阻礙了我的人生繼續向前,而與身體的重新連結則讓我能夠邁向未來。一點一點地靠近創傷事件,自我認知與神經系統的整合,對過去的釋放,回到現在、這裡。這個過程不但讓我不再受困於過去,還幫助我的心安住在現在,關係變得更好,世界也變得更遼闊。
如果有一種工具,可以協助你從創傷中復原,體驗重生與新生活的美好,你/妳還等什麼呢?
-Tarisha
當初想上此課程的原因是因為我發現媽媽經過培訓之後,我們母女之間的互動方式逐漸改變了。從小到大媽媽很常處於在暴怒中但自己渾然不知,然後也不清楚我的需求到底為何,所以我在和母親相處的經驗是恐懼。
在我高中的時候發現母親暴怒的頻率有逐漸降低,也比較了解我要的是什麼,且會在她可以的範圍內滿足我的需求,這是我之前從來沒有經驗過的溫和母愛!重點是這些經驗是隨著年紀越大越多次,雖然現在有時候她還是會不受控制,但我有感覺到母親對自我的覺察能力有提升且逐漸建立起界線。我覺得這些改變太不可思議了, 於是跑去偷看她的講義,想了解到底是上了什麼課才變成這樣--原來是『身體經驗創傷療法(SE)培訓課程』。
我下定決心要上這個課,因為我的未來志向是心理師。但最主要動機其實是我也有暴怒體質,我想要去增強身體覺知及自我的調適能力。經過這兩年的基礎課程,發現我真的有些改變,較能夠分得清楚我是活在現在而不是在過去創傷裡。我也較能使用身體覺知去陪伴自己穿越創傷,且去感受到不同的經驗。為什麼都用「較」呢?因為這是一項浩大的工程,它確實能在短時間給你正向回饋,但也需要你長期在自己身體上工作。我覺得這個療法真的很棒,可以教導及陪伴案主去建立身體覺知,使他們將好的經驗從心理治療中擴展到日常生活中。真摯邀請您們一起用身體去療癒創傷!
我的心充滿了深深深深的不安全感。
我的價值與自信也總是建立在別人的評價之上。
像個刺蝟,無法放下氣焰跋扈的武裝。
別人老覺得我太容易受傷、太敏感。
我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一直會這樣;會一直這樣…
只知道從小 我就總是對什麼都緊張
或許還不時有著被害妄想
當車禍腦震盪開刀PTSD一一被診斷,我還是認為反正還活著,只管顧好受了的外傷。實在是傷到不得不停了下來,才有這個因緣際會接受了SE的諮商,也決定進入這個領域好好學習,看看我的生命還能怎麼辦。這才發現:
第一年覺得都是知識性的概念,我知道,簡單。
第二年好像開始出現好多大大小小曾經經歷過的狀況,那就花些時間搞懂,不難。 直到第三年,課程的了解、諮商的助力、自我探索的決心,才徹悟到:我以為的比我知道的還要多!
每個人的成長過程、境遇與神經系統都不一樣,所以很難,也不需要把個人化的議題或故事逐一公開。但,我遇到的驚嚇、造成的創傷可以從凍結、解離、關閉…裡解凍、涵納與成長。不論是首度或再度,我來到釋放後的放鬆、被接納的安全感。發現我的生命可以開始對自己有不同的溫柔與彈性。
比起武裝的刺蝟,我可以更自在當個有界線,需要時才亮刺的玫瑰。創傷療育/癒的過程,漸漸為我滋養。
-乙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