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pe Me??

Skype Me??

Skype Me??

內在孩童之旅:鬆綁自己

內在孩童之旅:鬆綁自己

內在小孩這個名詞相當令人沈思。乍聽之下彷彿了解,但仔細思考後卻又覺得很抽象。

從發展心理學的觀點來看,一個人過去的成長歷程,即童年經驗,對現在有很大的影響,因此有些學派甚至用「人生腳本」來形容它的威力。

每個人在成長過程中都期望被愛、受到無條件的支持,同時有人陪伴與學習,這是使我們能夠學習到愛與信任的基礎。如果我們大多數的需要沒有被滿足,或是經歷到一些干擾成長過程的傷害與挫折,這些痛苦與傷害的經驗往往會在我們長大後開始重複,像是對自己與四周人事物做出主觀的評論甚至扭曲,與他人疏離並且不易信任,或對事物麻木無感。這種情形的產生,是因為身為成人的我們仍然帶著童年的眼鏡看世界,而在不斷尋覓著愛的同時領略到挫折與沮喪。這就是「投射」,意味我的想法、感受,包括人際關係只是在重複童年過程。

每個人在成長過程中都期望被愛,能受到無條件的支持,以及有人陪伴與學習,這是我們學習愛與信任的基礎。如果大多數的需要沒有被滿足,或在成長過程中經歷到傷害與挫折,往往一個人長大後就會開始重複這些痛苦與受傷的經驗,像是對自己與四周的人事物懷有扭曲的評價,對他人產生距離且不易信任,又或對事情麻木無感等。這一切的成因就是身為成人的我們帶著童年的眼鏡在看世界,一面不斷尋覓愛,一面領受著挫折與沮喪的心情。

我們大多活在過去,不知不覺的被過去綁著,以機械化的方式生活,於是面對人事物時只能強迫式的「反彈」,卻無法自然的「回應」。我們一直在追尋,但即使有時得到了我們要的,內心深處卻還是有個不滿足的聲音在嘀咕著、困惑著--我到底要甚麼? 那個小時候的我還在等待什麼?等待父親的陪伴?等待母親的愛?或是他們的一句話?或者在現實中所做的一切追尋都是要證明給誰看?如果你還在等待父母以你想要的方式愛你、接受你;如果你不敢冒險或總是有罪惡感,害怕做錯事的話父母會不愛你,卻忘了自己已是有能力與閱歷的成人,不再需要乞求他們的愛;這樣的話,你就是在坐牢。你仍然困在由童年經驗與信念建構的牢房中,而忘了身為成人的你可以學習愛自己。

鬆綁自己的第一步,是去親近與認識童年的自己,了解我的內在小孩出於某些原因而做了某些決定,因而對成人的我產生極大的影響,並學習開始與內在小孩建立信賴互助的友誼。想要重新尋回真實的自我,從制約與信念中鬆綁,我們必須傾聽內在小孩的聲音,了解他的感受,與他做朋友,才不會盲目地被影響。

當然,有許多痛苦會在這個過程中再次浮現,所以這個工作坊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就是在值得信賴與安全的團體中與一群朋友共同探索與成長。我們將藉由一些活動體驗與分享來學習親近、了解並開始照顧自己的內在小孩。當你試著體會你曾有過的童年經驗與當時的情緒波動,試著感受內在小孩的曾經承受的創傷與當時的情緒時,你將更能覺察到自己的模 式,也因此有機會重新整合與療癒。誠如奧修所言:覺察就是療癒的開始。


 Magna的東方內在孩童工作

Magna自一九九六年接受「解除童年制約」及「內在孩童」訓練,其後開始從事這個領域的工作,並持續接受訓練,至今已超過十五年。近年來,她除了在國內提供團體與個案之外,也在日本分享她的工作,並深受好評。

她的內在孩童工作方式與眾不同,其中不但融合呼吸技巧、家族系統排列方法,近來更應用到身體經驗創傷療法(SE),與傳統的內在孩童工作方式相當不同。也可以說,她的內在孩童工作是特別為台灣人所設計的。

她早年在接受訓練與學習時,就已經領悟到東西方的文化差異使家庭對個人所造成的影響頗為不同。要在台灣進行西方的內在孩童工作,勢必需要有所修正與調整,才能為人們帶來療癒性的支持。如果缺乏這種體認,即使再優秀的治療師也容易走入岔路,反而使參加者的心靈再度受到干擾。

與此同時,鑑於家庭對東方人的影響甚鉅,內在孩童工作確也是值得推廣的個人成長途徑之一。以家族系統排列的語言來說,當我們能面對父母(尤其是我們心中的父母形象),向他們鞠躬,表達感謝,並且轉身走向自己的人生方向時,生命才真正開始。有時候,要這麼做並不容易。療癒內在小孩將有助於讓我們認清自己已經長大,為自己找到正向的資源,滿足自己的需要。如此一來,我們將更能夠真正放下過去,開始享受生命。

 課程帶領  Magna 瑪格那
 課程時間

 

 課程費用

 

 上課地點  生命之道學苑延吉街教室
 人數限制  滿4人開班,上限12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