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TWen

對父母的責任

對父母的責任

有一個門徒說,他的父母要求他保證他會滿足他們的所有需要,他將要回到義大利,和他們在一起幾個月。 他是獨子,每年都定期去探望父母,但他和他們的關係十分沈重。奧修說,如果這就是他們所要求的一切,那他就應該向父母保證他會做到到他們的要求。奧修說,他至少欠父母這麼多,而他應該把探訪父母視為愛的表現,而非一種責任。

--------------------

愛你的父母是很困難的,我了解。親子關係是這樣的,當孩子出生時,父母愛孩子──出於天性。對母親而言尤其如此,因為「父親」並不是一種自然的現象,而是一種制度。但母親對孩子有一種出於天性的愛。不是說她愛你──這並不是出於任何有意識的決定,它是一種自然的引力,就像地心引力一樣。但孩子對母親並沒有這種引力,它並不存在。你對你的孩子將會有這個引力存在──如此一來,未來就可以得到保護;這是大自然用來保護未來的一種機制。 你的母親愛你,你的父親愛你…你將會愛你的孩子,他們將會愛他們的孩子。大自然對未來和生存而非過去感興趣。所以,孩子對母親並沒有出於天性的愛。它需要深刻的了解才會發生。

一個人必須警覺到這個──母親對孩子的愛是出於天性,而孩子對母親沒有這樣的引力也是出於天性。 你可以去盡你的責任,但是如果沒有引力存在,盡責就變得很醜陋;那麼,解決之道是什麼呢?自然的引力不存在。你可以不自然的逼迫自己去做,但這樣不好,它會扼殺了你的自發性,讓你變得自大,而狂妄自大是不好的。那麼,解決之道在哪裡呢?解決的方法是要更加活在當下。 自大不是辦法,活在當下才是好方法…要變得更警覺到那個情況──母親把你帶在子宮裡九個月,你的存在有一半是來自於母親,一半是來自於父親。因為有他們,所以你在這裡。如果他們不在這裡,你也不會在這裡。以某種方式來說,在你身上所發生的乃是因為他們…一個人必須覺知到這一點。 而他們已經做了很多──他們已經做了所有他們能夠做的,不可能更多了。清楚的知道他們是哪一種類型的人,更多是不可能的,因此你也不可能期待更多。不論他們做了什麼,那就是他們所能做的

一切──他們盡力而為了。他們身上並沒有短少什麼,但他們有某種特定的人格,有某種特定的機制,而且他們不是靜心者,因此,你的責任將比他們更重大。 不論何時,一個靜心者的責任總是大於非靜心者,因為對你的期許更多──存在期望更多。 這就好像有個人醉醺醺的走在路上,你不能期待太多──如果他走錯邊了,那不要緊;如果他坐在馬路中間,那也不要緊。但是你沒有醉。如果你走錯邊了,這是不可以的,你的責任比較重。 對沒有靜心的人來說也是一樣。他們過著一種幾近機械性的人生──他們也許是你的父母,也許不是,那都不是重點。但你要進入一種新的生活,你要進入一條新的意識之流,你要變成一個須陀洹(Srotapanna:那些跳進了河流中的人、那些成為了桑雅生的人、那些為了理解何謂真何謂假邁出了第一步的人、那些有能力識別夢境和真實的人。)

現在,你的責任更重了…比過去的任何時候都更重。如果你做了不負責任的事,你將無法原諒你自己。 這個責任不是來自外在的。沒有人可以強迫你做什麼,沒有人在逼迫你。它是來自內在的,是出於你的了解,它將使你去對許多東西負責。 所以只要看到重點:他們就是他們那種型的人。不論他們能做什麼,他們都做了──再要求更多是沒有意義的。所以不論他們做了什麼,你都要對它們感到感激。而無論在你身上發生過什麼,或是將要發生些什麼,他們都是最根本的原因。如果有一天你成道了,你將要對他們感到感激。如果你在呼吸,這是因為他們,因為他們彼此相愛。如果你在這裡,在聆聽我,這是因為他們。他們仍然是你的基礎──所以不要忘了這個基礎,就這樣。 這不是一種責任,你不能把它變成一種責任。它不是一種自然的愛,它只能是一種發自於深刻了解的慈悲。我稱之為慈悲。而當一個孩子能夠對他或她的父母感到慈悲時,對父母是很有好處的,並且它對你更有好處。你將會感覺到強烈的喜悅自在。當你充滿覺知的承擔起你的責任時,你將會覺得非常放鬆。

所以你就是去那裡,跟他們說,並且讓他們感覺到──這不只是「說」的問題,當你在那裡時,你還要讓他們感覺到──他們可以依賴你,他們可以倚靠你,不論何時他們有需要,你就會在那裡。這不是保證的問題,這是可以肯定的。 這一次,要用不同的方和他們連結。要更覺知,看進你母親的眼睛…你可能很多年都不曾看過她的眼睛了,也或許你從來都沒有看過。沒有人看進母親的眼睛──這個可憐的女人,她過了一輩子,卻沒有太多事情發生在她身上。她可能在沒有靜心,沒有祈禱,也不知道任何關於神的事的狀態下死去。憐憫她,握著她的手,擁抱她!她是你的一部份,你也是她的一部份!以這種方式,你可以讓她瞥見一些新的事物。

看進你父親的眼睛。有一天他會死去,再也沒有任何方法可以和他連結,而你將會想念他。當一個父親死去,他的死亡是很深的傷痛──不僅僅是死亡而已。死亡的傷痛是自然的,但當死者是你的父親時,它會更加傷痛。因為現在沒有人留下來了,你要對誰感到感激,你要到誰那裡去,並且去做一些你總是想做卻又一直沒做的事。看進他的眼睛,握著他的手…為他做點事!

父母的死亡更加傷痛,因為現在再也沒有機會和他們連結。你再也不會和他們相逢。生命如此脆弱!所以無論何時當你接近父母時,記得一件事:他們會比你先死。當他們不在了,你還會在這裡待很多年,而你甚至再也沒有機會要求他們的原諒。 所以不要錯過這一刻──這一次要真的與他們同在。做點什麼──不管你覺得想做什麼──同情他們,而或許經由你的愛,經由你的慈悲和了解,一股清新的微風會吹進他們的生命,打開一扇新的窗戶。談論靜心,然後他們將會問你關於靜心的事。他們將會看到你的改變,因為你覺來不曾看進他們的眼睛,你從來不曾如此具有愛心,如此了解,如此負責任…他們會感覺到這些!如果他們感覺不到,還有誰會感覺到呢?在你身上有著同樣的生命能量,你存在於同樣的波段。如果他們感覺不到,那就沒人可以感覺到了;他們會是第一個感覺到的人。

所以讓他們感覺到在你身上發生的事,讓他們問,去談論那些事,談論我,談論一些錄音帶。有時候去靜心,並且告訴他們只要坐著,並看看有什麼會發生。讓你家裡充滿靜心的能量。一個人永遠也不知道──那扇門可以在任何時候打開。 他們也在追尋那個你所追尋的喜悅,同樣的追尋就在那裡…或許是無意識的。或許他們沒這麼幸運,他們沒有找到開鎖的的鑰匙,或許他們是在錯誤的方向上找──不知道怎麼回事,總之它沒有發生。但如果它發生在你身上了,或是它正在你身上發生著,那就把訊息帶給他們。 所以,就做一個傳訊者,呣?享受這個旅程並且讓他們感覺到你在那裡,總是在那裡,而不論他們何時需要,你都會立刻出現!好。

-摘自<這就是了!卷七>